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与邻居阿姨忘年交
与邻居阿姨忘年交
暑假的一个中午,我正在家里污水,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大概2 个小时吧。我被电话吵醒,一个陌生的号码。反正接电话又不花钱,索性就接了,就是他打错了我也不告诉他!打扰我睡觉!

  是4 楼的阿姨。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我也惊讶她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……她说我是我爸刚告诉她的。她家电脑出毛病了,她有我爸的电话,就打电话问他是否知道怎么解决。我老爸直接告诉她我的电话,说他从来都不曾碰过我的电脑……

  有惊无险……

  我换了一条相对比较紧实的八分裤,就怕有什么意外……上楼时我想我的速度已经打破了爬楼梯最快的世界纪录了。我胆战心惊的敲了几下门,过了一会门还没开。也许是我敲的太小心太轻了。当我正准备再敲几下时,门开了,看见来开门的人,差点没让我把嘴里的脏话说出来。吗的,她老公在家了,一个比我矮半头但比我强壮百倍的猛男。贴头皮短发,头后的疤痕清晰可见。肌肉发达,皮肤古铜色。以至于让我联想到泰森。手臂上有文身,是条鲤鱼。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矮骡子。

  他的出现让我原本的美梦都泡了汤。更是木在那里,不敢进去。他到是先说话,小强?进来哈!你帮我看看我的电脑怎么不好使呢?快进来。

  我换好鞋进了他家,去他房间的时候四下扫了一圈。想找到阿姨的影子。我看见阿姨的鞋就在门口处,皮包放在客厅的椅子上。然后到了矮骡子的房间,他房间对门有扇门,紧锁着,也许她就在里面睡觉吧。她睡觉时什么样呢?会大呼噜么?也是掘着大屁股么?呵呵!

  这时候矮骡子说话了,你看我这机器,总是玩玩就重起了。而且一开网页就弹出一大堆窗口。

  重起?是不是CPU 温度高了?

  他反问我,起啤酒?起啥样的啤酒,你随便说,咱家啥样的都有!

  不不不……不是。没事。我看看。

  我没理他自己动手处理他的破机器。他在一旁看了一会,就到客厅打电话去了。原来这个矮骡子喜欢上黄色网站,中了不少毒。该!有那么漂亮的老婆还上黄色网站!唉,可怜了阿姨,也许他们作爱的时候那个矮骡子正看着画面上的女优。那么,要是告诉她我手淫的时候都在想着她,她就会高兴么?呵呵,疯了。

  电脑不久修好了,我偷偷插上带来的硬盘。寻找阿姨的照片。后来证实这个举动另我后悔不已。吗的回家我就中毒了!损失不小。只找到一些旅游时的风景照。没什么意思。

  我就是假装没有修好,想拖延时间能见到阿姨。一会,矮骡子的电话打完了。

  似乎很不情愿的打开那扇关闭的房门。悄悄的说了些什么,然后快速出来,拿起一件黑夹克外套和一个墨镜,冲我点个头说,叔有事先出去了,下午在这吃噢,让你姨给你做点好吃的,慢慢修,不着急。我的血液一下踊到了头顶,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我一时差点昏厥。我听着他穿上鞋,打开门,关上门,下楼,下楼,走远,走远……

  我试探着看那扇没有被关严的门里面。突然,门开了。阿姨从里面出来。头发有点凌乱,随便穿的宽松衣服。这样显得更性感。我注意到脚上还是穿着丝袜。

  我搞不懂这是为什么。

  她说,来啦?

  啊,来了。电脑修好了,没什么大故障。

  是她没睡醒还是被感冒折磨呢?怎么看上去像是……刚刚哭过呢?

  她去客厅的时候,我知道她为什么不知道丝袜上有精液了。原来她真的不知道我射在她丝袜上的精液。也许是太困了回到家就套上睡衣睡觉了。因为睡衣裤子后面……多少有点痕迹……

  这个笨女人。

  我发现她总是手捂着脸,头发也并没有梳理,似乎特意掩盖左面。我想我应该走了,今天不会有什么好进展。他们俩可能吵架了,而且她被矮骡子抽了。我没办法干预这种家庭暴力,何况我也打不过那矮骡子。她似乎也没心情招待我,而且更不会跟我吐露心声。我识趣的起身告辞。

  我美丽的心情,可恶该死的矮骡子!

  刚到家,电话又响了,还是那个号码。

  小强,你有东西忘这了。

  我站在门口接过她给我的东西。我的移动硬盘。我的头一瞬间又迷糊了。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忘呢……里面可是有她的照片啊……我故作镇定告辞。

  回家就他吗中毒了!该死的矮骡子!

  这天我在朋友家玩到深夜,我总喜欢一个人享受深夜的街道。我包里有个螺丝刀。是防身用的。就当我走到家附近时,看到马路对面一对男女正在吵架。什么他他那那的。没听清楚。然后男的动手打了女的。我看到女的手里有几个大包。

  心想也许是这女的要回娘家吧哈哈。突然我听到那女的喊,小强!

  那不是喊我么?我回头仔细一看原来是4 楼阿姨。难道她遇难了?吗的该死的歹徒我今天非修理你不可!我顺手掏出螺丝刀向马路对面跑去。结果那男的也认识我,还说,小强,把你阿姨的包先拿你家去。回头我去取。

  吗的原来是矮骡子。戴个帽子我没看出来。

  他怎么那么耽误事呢。

  我没走,我把阿姨拦在身后,劝矮骡子有话好好说。他不听劝,还误打到我一电炮。我举起刀——螺丝刀……说,叔,你真让我小瞧你了。你再敢炸翅我非……我非……我气得扔了螺丝刀,用手指着他大声说,我非他吗报110 不可了!

  他冷静了下来,跟我说一些她的是非。她不甘示弱也跟我讲他的不是。俩人先是让我评理,然后把我推开又吵了起来,眼看就又要动手……我又给拉开。

  后来矮骡子妥协阿姨先回家住几天。但是电话不准关机。衣服什么的不准带走。换的时候回家来换。

  矮骡子要打电话找车来,阿姨说她不坐。要自己走。矮骡子坚持要送,阿姨坚持要自己走。然后矮骡子看到一旁揉脸的我,有点歉意的说,小强,你送你阿姨一趟。然后拿钱给我。我先是推托不要,可是阿姨说,给你就要!吗的矮骡子真有钱。给我三百块。我说用不了这么多,他说上次给他修电脑也没招待我,今天又打着我了,还要送阿姨……阿姨打断他的话,意思是给我,我就要!

  我拦辆出租车,阿姨反而首先坐到后面。难道是想跟我坐一起?可是矮骡子还在这,我就没去坐后面。直到我们消失在矮骡子的视线外,阿姨跟司机说,停车。

  我以为要下车,她却异常冷静坐在车里。突然她转过头去看一辆刚从我们车旁边经过的车,里面的矮骡子正跟司机一起寻找目标。阿姨说了句脏话。

  矮骡子的车停在我们前面100 米不到的地方。然后倒回来。矮骡子下来走到车旁。表情很是费解。阿姨说,别再跟着我!

  矮骡子很无奈,走了。这次是真的。然后她关掉了手机。

  我不知道阿姨的娘家在哪。她说停就停,说走就走,说往哪就往哪。直到我们来到一个漆黑的小区,这个地方我我多少知道些,里面住的都是白领。我问她几楼,要不要我送她上去,她都没有回答。仿佛没听见我的说话。也许女人伤心透顶时都这样吧。我跟在她后面,又看到她的大屁股,不过这次屁股上已经有灰尘了,似乎依然有丝袜缚体,走廊的灯光太昏暗了。我想这不是我该欣赏的时候。

  我只顾低头走,都忘记了是几楼。她拿出钥匙开了扇门。

  我以为我不用进去,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。她的确也没让我进去。

  可是她并没有把门关上。而是换好鞋自己就进去了,我站在门口,不知何去何从。心一横,一忍心,心想,算了!

  我就美滋滋的进去了。哈哈。

  我与四楼阿姨的忘年交3

  她开口说话了。说这是她朋友家。每次跟她老公吵架她都说回娘家其实是到这来了。她的朋友在外地上班了,并且嫁给老板。这个房子就闲置了。她之所以不回娘家是因为她不想让她的母亲担心。理由很简单。我想这个地方矮骡子肯定不知道。

  可是这个地方跟旅店没什么区别。太简单了。就是那种SOHO型。没有多余的地方让人待着。就适合上班下班,回家就睡觉。我陪她说话,想试探着问及她和矮骡子的事,她都不会回答。后来我看她心情平静了许多,她似乎也想让我走,想一个人休息。可是我一点都不想走,我竭力找点别的话题跟她谈。后来我注意到她手臂上的灰尘还有衣服上的灰尘。巧妙的告诉了她。她,这个40岁的女人疯一样冲进卫生间。后来我知道原来她有轻微的洁癖。

  只听到水哗哗的响,她在洗澡。我几次试图去偷窥,但是没鼓起勇气,在房门口就走不动了。突然,我看到在浴室门口的丝袜,还有她的衣服。丝袜似乎在跟我招手。索着我的脖子把我向浴室拖去。

  我来到浴室门前。里面的她还在不停的洗。从外面大致能看到她的身体。默默糊糊的。我拿起她的丝袜放在脸上来回的闻了几下。丝袜有的地方沾了些尘土,都怪该死的矮骡子。

  我迅速的勃起了,热血涌向大脑!我在考虑我是不是应该冲进去!这时候,我的腿都麻了,不是我冲进去,就是她出来发现我品味她的丝袜。这个时候不能再犹豫了,不然我就是个有问题的男人。

  去他吗的矮骡子!我突然抛弃了一切,包括身上的一切!我迅速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,打开浴室的拉门。她惊讶的看着我。我这时候反而更加沉着和冷静。

  我一步一步走向她。她往后退着,手里拿着淋浴像枪一样对着我喷水。一只手遮着胸部。当我向下看的时候,拿淋浴的手又遮向下面。我一步一步靠近了她,本来勃起的下体,这下更加膨胀,有点疼。

  我搂住她的腰,她边躲边说,小强!不行!这样不行!我是你阿姨!她还在反抗。还在躲。还在说些道理。可是我根本听不进去了。我将她紧紧搂在胸前,她的胸挤压在我胸前很是舒服。她的手被我束缚着,在下面还在推我,有时候就会碰到我的下体,这让我更加兴奋。她不停的说着,扭动着想让我放开她。我想我这个该死的新手,怎么才能让她闭嘴呢?

  我试图用去吻她,像A 片里一样彼此交换舌头。结果我失败了,不过这到是让她把嘴闭上了,并且闭的很严实。我的下体对着她的下面,并且成功插进她的双腿中间去,能感觉到体毛明显的摩擦,这感觉不错。但是并没有插入阴道。就这种接触,都查点让我射掉。因为她身上还有部分沐浴露,滑滑的。既然都到这个地步了,根本没有必要掩饰什么,内心的疯狂应该全部释放出来,于是我试着在她腿中间抽插,她意识到我的行为,不停的想要摆脱,有时候她越是这样挣扎反而使我更兴奋。很快,我便射了出来。我射的时候双手还紧紧搂着她,并且继续试图亲吻她的嘴唇。

  射过后就会冷静下来,一个成熟女人也知道男人在射精后就会安静下来。她也不再挣脱。她茫然的看着我。我自己也感到惊慌失措。真希望时间就永远停在这一刻,不要去想一会该怎么办,至少我还能像现在这样搂着她。

  她看着我,想推开我但是我没松手。她眼神里先是充满恼火,然后瞬间又有一丝凄凉悲伤的神情,无助,无奈。我相反有点像个恶人,特别镇定。好像我做了我就应该做的事。理直气壮的。我把头靠向她,并挽起她湿漉漉的头发,揽她如怀里。她没有躲,很无奈的样子。靠在我肩膀时,她狠命咬了我一口,我疼的受不了,却也没松开她。

  我说你咬我干什么!

  她看着我,微微眯下眼,就是要发狠的样子,说了一句,你不认为我该继续洗澡么?

  我恍然大悟,想起来她腿上还有我的精液没处理。

  这场面真的很尴尬。我从浴室里退出来。心里特别美。计划着下一步该怎么办。我把她的内裤和胸罩仔细的端详了一下,丝绸般顺滑,薄薄的。酒红色。我把她的内裤胸罩放在水池里,稍微弄湿些,这样她会以为是她刚刚自己不小心弄湿的。就是在她拿淋浴头对着我的时候。丝袜我没有弄湿,只是仔细的把上面的灰尘抖掉。她的外套,我也稍微撒是了一些水。我把丝袜放在她衣服的最下面。

  然后我自己披着上衣,但是下身继续光着,什么都不穿。反正已经有过刚才的经历了。应该大胆些!其实耍流氓是相当过瘾的事!事实上我后来又穿上了内裤。

  她从浴室出来时看也不看我一眼。就像我不存在一样。只顾穿衣服。可是她发现衣服都湿了,根本没发穿。她这才跟我说话,你是不是该回家了?不要再这样下去了。我打起无赖来说,我不走,我要在这陪你。她露出鄙夷的表情,这让我很恼火。于是下决心不走,我也没打算走。就要看她尴尬的样子。

  这个房间除了大门是都没有锁的。这是我在进浴室后发现的。小户型,根本就能住两个亲密的人。要锁是多余的。这样她走到哪我都会跟到哪。她光着身子也不是办法,于是穿上了唯一干爽的丝袜,犹豫了一下是否把内裤套在外面,后来还是放弃了。我疏忽了柜子里面还有件上衣。一件肥大宽松的大眼毛衣。她穿上后可以遮挡住下体,正好到大腿处,跟超短裙差不多。我看着她穿丝袜的腿就会兴奋。就想到要接近她触摸她。

  她躲我远远的。欲言又止。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打开了电视,发现现在已经凌晨3 点多了。她明显的很疲倦,我虽然总是昼伏夜出,但这时候有该睡觉了。

  可是我还没有再次接近她,现在她已经对我有所戒备了怎么才能真正的与她和二为一呢?我一点点接近她,她被逼到床另一侧的边缘。然后起身看着我,要我放老实点。她的样子她打破的寂静让我血液再次沸腾!我再一次步步逼向她。

  她威胁我说会告诉我爸。告诉矮骡子。告诉警察。告诉……「告诉我你是我的就可以了。」我再次搂着她,并对着她的面颊说。

  这次我并有强行锁紧她,而是左手搂着腰,右臂搂着肩手掌放在她的脑后抚摸她的发。这个40岁的女人应该被我电到了吧,要是别的小姑娘早就昏了,呵呵!

  「你为什么要这样……?」她说。

  「因为你……」

  她似乎在等着我满意的答案而发愣。我趁这个机会吻了下去。就这样,我与这个40岁的女人纠缠在一起。我可以大胆的抚摸她的胸部,她还是会形式上的反抗。摸她的屁股她到是不会躲开。不得不承认的是跟她接吻的确很来电,她的确是个接吻的高手。但是当我想触摸她下面时,她就会抓住我的手不让我继续前行。

  我终于有机会可以抚摸她的腿了。我抬起一只腿到腰间,仿佛她缠在我身上。

  嘴里吸吮着她的舌头,手上疯狂的摸着她的丝袜腿。是我们失去平衡呢?还是我们都想倒在床上去?我褪去了她的毛衣。看见了她丰满的乳房。这时候我在她的侧面,她平卧着看着我,我看着她,然后瞬间低头猛烈的吸吮她的乳头,就像婴儿吃奶一样毫不客气,直到她用手示意有些疼了。我并没有褪去她的丝袜,这是我梦寐以求的。在我摸她腿的时候突然直接去触摸她下面。她的体毛被我抚弄,她先是挣扎了一下,然后还是妥协。我准确的找到她的G 点,然后用手抚摸着。

  如果说我是在攻击她的意志的话,那么这会儿我突然停止了对她上身的攻击,可手还是没停止抚弄她的G 点。她看着我,这个40岁的大女人。我梦寐以求的女人。

  她知道我是想点说什么,等待着。我笑了一下说,你的手好像很闲。她诡异的笑了一下,然后右手握住了我的命根子。她的手很暖,让我一时间就像是插到她体内的感觉一样。这时候上下战场同时进攻,她享受这段舒服并作出回应,就是大口的喘气和挺起的胸部扬起的下颚,收紧的小腹提起的屁股……我想她就要达到高潮了。注意观察着她的表情。她闭上眼,享受着。大概20多分钟后,她明显是要高潮了,我迅速放弃了上面的乳房,身子往她下面一窜,楼着她的腿,把我下面也挤压在她腿上,然后用舌头去舔她的下面。这让她出乎意料的举动使她很兴奋。哥们舌头的功夫尽显无余。她一阵痉挛,把手按在我头上,腿夹着我的脸,我猛舔猛吸着她的G 点。很快,最强烈的痉挛证明她已经达到高潮了。下面除了少部分我的口水,已经泛滥成河了。就在她还没反映过来的功夫,我把她的两条腿分开,端起我的家伙,准备攻击她的要害了。她又开始反抗,说不,不行,这绝对不行。可还是形式上的。这样,我第一次和这个女人和二为一了。说实话她下面已经不像年轻少女那样有弹性,可是至少是她的,我就喜欢。最主要的我更喜欢她的腿她的脚。我抬起她的腿,她的腿伸直后脚丫正好在我下颚处,我想怎么欣赏都可以。我边抽插着,边抚摸欣赏她的腿她的脚。然后舔了一下她的脚指头,这是我头一次舔女人的脚,一个穿着丝袜的女人的漂亮的脚。她诧异的看着我,很不理解。我边抽插边回答她刚刚不解的神情,说的有点疯狂:「怎么了宝贝……不知道么?……我喜欢你的腿,……你的脚……从我看见你第一天起就幻想能舔舔你的脚丫……你真是太迷人了宝贝。」我叫她宝贝,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,有点别扭。她嘟囔了句变态,却被我狠命的插了几下,说走了音。

  跟这样的女人做爱就是有很多好处,首先我不用带套,想射里就射里。其次她不会计较太多。也很喜欢接受花样姿势。就比如她现在已经在我的身上了,不是片里的她动,还是由我来控制抽插。我如愿以偿的从后面插如她体内,屁股甚是舒服,双手可以抚摸到硕大的乳房,丝袜还穿在身上。她叫的声音很好听,像个娇小的女生…………

  「我可以射在里面吗?」我这时候要射了。

  「不!不要……!」她惊慌的说。

  可是没等她话说完,我已经全部灌如了她体内。这时候她已经正身平卧在我下面了,我手把着她的丝袜腿嘴舔着脚踝处猛烈的射精。她要赶快拿出去,可我并不情愿。她说她还会怀孕的。这我就傻眼了……可是心里想这根本不可能……我被电话的闹表吵醒,这时候我该起身跑步去了。可是我恨不得砸掉这该死的电话。我才睡了3 个小时。我回忆着几个小时前的一幕幕……就像做梦一样。

  唯一真实的是我旁边睡觉的她,4 楼的阿姨。40岁。还有她肉色的丝袜。

  想到这我斗的精神焕发,想要再来一次双人合一。可是她实在很累,我也只好作罢,只能抚摸着她的丝袜腿,不一会,我又睡了。

  后来,我们的关系疯狂的发展着。我毕业后被一家国有企业录用,想在外面租房子,可是老爸不让,说搬到现在的家并且装修都是因为我的缘故,我要是在外面住,他受不了寂寞。更不放心。

  这时候,我坐在电脑前给你们讲述这些事的时候,我的手已经肿的跟茄子,紫茄子一样了……我的左手小手指,打球时受伤了。我应该告一段落了。白白。

  阿姨说手受伤时不能行房事。我只好跟她聊天了。

  【完】